大连劳务外包

快讯分类

联系我们

大连铭辰企业服务外包有限公司

大连铭辰劳务派遣有限公司
电话/传真:0411-83893189

            13322239076

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址:www.zqbt.icu

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五四广场富鸿国际A座1303


国有企业、劳务派遣公司及其工人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铭辰快讯 >> 行业新闻

国有企业、劳务派遣公司及其工人

发布日期:2017-05-22 00:00 来源:http://www.zqbt.icu 点击:

大连劳务派遣

  在我们关注的57起案件之中,有16起是关于国有企业和其工人间关系的案例。它们说明国有企业怎样使用劳务派遣公司来应对工人们的维权要求。在争议中,工人们最常用的是《劳动合同法?#20998;?#20004;条带有实质性经济补偿的规定,一是关于非法解除合同的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年限最高不超过十二年。?#20445;?#31532;47条)另一条也和合同法规相关:“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20445;ā?#20013;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07:第82条)但在我们所有这些案例之中,没有一位劳动者成功地获得了这样的补偿。那是因为这些企业全都早就把这些劳动者换成或置于劳务派遣的范畴之下。

  (一)东方航空公司与三名水电维修工人

  首先是涉及东方航空公司属下的子公司西北航空公司与其三名水电维修工人间的争执。周宏礼(1975年出生)从2000年开始在该公司工作。周诉称他每个周六和周日都要值班,常常超时工作。而且,公司一?#20493;济?#26377;与他订立正式的合同(虽然如此,他其实早已在法律上与公司建立了“事实劳动关系?#20445;?005年,公司让他和启航(劳务派遣)公司签订了合同。周说他没有选择,也不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但?#23548;?#19978;,?#21496;?#24050;把他与公司的关系从“事实劳动关系”转为“劳务关系?#20445;?#25226;公司从他的“用人单位”改作《劳动合同法》所谓的“用工单位?#20445;?#31532;58条],不再需要对他负社会保险、加班?#36873;?#20241;息日?#22270;?#26085;工资报酬等责任)。2011年7月,在为公司工作了11年之后,周被启航公司通知解除合同(案件1)。

  周宏礼依照规定程序先向该地仲裁委申请仲裁,被驳回后,向法院起诉。周声称他与西北航空的关系是“事实劳动关系”。据此,他根据《劳动合同法》第46和47条,要求公司支付他被解除合同的经济补偿,共12150元。同时,他要求公司补偿他历年的加班费和休息日与假日的法定工资补偿,总共约21.6万元。

  法院的判决文书虽然写得比?#32454;?#26434;模糊,但最基本的要点是认定周宏礼和西北航空的事实劳动关系在他与启航公司签订合同之后便自行解除,而他与启航公司的合同则是个劳务派遣合同。法院引用了该合同中这样一句话:“如用人单位物业管理模式发生调整后,本人同意按合同条款执行终止本合同”。据此,法院驳回周的诉求。另外,法院指出,周在关于加班?#35757;?#35201;求中,只提供了(自己的)“工作日志,仅为其个人记录……不能充分有效的证明其加班事实的存在”。

  另外两名工人,惠绪庆(1959年出生),1999年开始工作,和曹成会(无出生日期),2007年开始工作,情况基本一样(案件2、案件3)。一旦与启航公司签订了合同,他们的法律身份便被转化为劳务派遣工,与西北航空的关系不再是正常的劳动关系。因此,劳动法所规定的一系列关乎劳动保护的法律条款也就不再适用于他们。

  至于东方航空的子公司西北航空,它显然非常有意识地在2007年《劳动合同法》颁布之前便已于2005年指使周宏礼等与启航公司签订劳务派遣合同。一旦签订?#22235;?#26679;的合同,西北航空相对于这些工人便变成“只用工、不用人”的单位。它可以无?#38469;?#22320;解除合同,?#37096;?#20197;无视加班费和休息日与假日用工报酬。这样,三名已经分别工作了11、12和5年的工人,基本上是被无偿地单方解除合同。

  (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与采油工人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石油?#20445;?#19982;其一名工人之间的纠纷情况基本一样,但还涉及了工伤问题。石?#26639;?#22312;中石油设立的技校被培训一年,而后以实习生的身份为其工作一年(每月生活补贴费300元)。其后,被派到中石油在甘肃的子公司长庆油田分公司下属的采油二厂工作。2009年1月30日,石不幸在工作中被夹掉右?#36136;?#25351;到小指四个手指(看来,石在起诉前已经获得了工伤赔偿,但裁判文书没有相关细节)。他在法院提出诉?#31995;?#30446;的是要证明自?#27827;?#20844;司之间的关系是(正规的)劳动关系,希望能够借此获得被解除合同的经济补偿以及自己无合同工作两年的双倍工资。

  但大连劳务派遣发现,石?#26639;?#30340;工作合同其实是宏田劳务中介公司与他签订的。可能是因为石和他的律师知道宏田只是个小公司,不能满足他的要求,或者是因为他们认为?#23548;?#30340;雇用单位才理所当然应当对他负责,他们指定的被告人是中石油下属的采油二厂。但法院认定,其实采油二厂早已被分成两个不同的公司,一个?#36963;?#27833;二厂,另一个是第四项目部,而石被派遣去工作的单位是后者,不是前者。因此,法院认定石的“起诉被告主体不适格?#20445;?#24182;建议石应该以该项目部为其指定的被告(案件4)。

  据此,石?#26639;?#20877;次起诉,这回指定第四项目部为被告,宏田公司为有连带责任的“第三人”。但采油二厂似乎早?#35328;ち系?#36825;样的情况,为此设立了临时性的第四项目部,并完全通过劳务派遣公司为中介来雇用其员工。法院因此判决,石和采油二厂“不存在劳动关系?#20445;?#22240;此不适用经济补偿和未签合同用工要支付双倍工资的法律条款(案件5)。

  (三)中交第一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与四名罐?#23548;?#39542;员

  类似的情况呈现于中交第一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一航局?#20445;?#22823;型国企,海港建设单位)下属的青岛市第二工程有限公司和其四名罐?#23548;?#39542;员之间的争议。?#20013;?#29983;(1979年出生)在2007年开始工作,张玉?#28023;?978年出生)同年开始工作,王信(1979年出生)2008年开始工作,邱宏维(1986年出生)2009年开始工作。他们?#38469;?#30001;派遣公司惠民劳务合作公司,以为期一年一签的劳务合同,派遣到第二工程公司供职的罐?#23548;?#39542;员。2011年,他们的合同全被终止(案件6、案件7、案件8、案件9)。

  四名工人都起诉第二工程公司,要求被解除合同的经济补偿。同时,声称每周工作不止5天,每日工作不止8小时。据此,要求加班费和休息日工资,数目要远高于前者。

  法院拒绝了他们所有的要求。首先,认定第二工程公司只是“用工单位?#20493;?#19981;是“用人单位”。这是《劳动合同法》确立的劳务关系和劳动关系间的关键不同。因此,并不适用“劳动关系”的条款。法院进一步说明,“罐?#23548;?#39542;员是以运输趟次计算劳动报酬,拉的趟次越多,收入越多”。据此,谈不上加班?#36873;?#32780;且,法院认为他?#36963;?#27809;有“提交有效证据予以证明”其加班的事实。

  (四)中国银行与两名驾驶员

  涉及中国银行的两个案件?#19981;?#26412;一样。王志岗(1965年出生)从1993年开始在中国银行(以下简称“?#34892;小保?#23665;东省分行当驾驶员,被派到其在青岛的子公司中苑集团以为期一年一签的合同工作了两年。其后?#30452;?#27966;到一系列相关的公司工作,基本?#38469;且?#20026;期一年一签的合同,其中有两年是明确与派遣公司签订的“劳务派遣合同?#20445;?#20854;余则?#38469;恰?#21171;动合同”。2011年3月18日,王被最后一家公司,中房物业公司通知解除合同,但中房公司并没有给王办理必须的?#20013;?#35299;除劳动关系证明、档案等——致使46岁的王不能享受失业待遇或重新正常就业。

  王志岗在法?#26680;?#31216;,自己和?#34892;?#30340;关系乃是“劳动关系?#20445;?#21382;年在其他公司的工作?#38469;?#30001;?#34892;?#27966;往的,所以其劳动关系是与?#34892;?#30340;关系而不是与其他公司的关系。据此,王要求经济补偿,包括?#34892;?#19982;其未签订合同的一段时期工作的双倍工资,共95600多元,加班费119164元,以及未办理解除合同?#20013;?#23545;其所造成的损失10万元。

  法院裁定,王志岗与?#34892;?#38388;“不存在劳动关系?#20445;?#29579;历年来的工作合同?#38469;?#21512;法的。对其所提的多项要求,法院只认可其因中房公司没有为其办理解除合同所必须的?#20013;?#32780;造成从2011年3月到2012年11月间没有工作的损失(按照青岛市待岗工资标准的80%计算),共18608元。那是因为中房公司违反了合同法规。法院驳回王其他的要求(案件10)。

  在另一个案件中,驾驶员蒲磊(1974年出生)起诉?#34892;校?#20854;情节基本一样。蒲在1993年开始工作,被派到一系列不同的公司工作,最终在中房公司。中房公司同样在解除了?#35757;?#21512;同之后没有为他办理必须的?#20013;?#27861;院认定蒲与各家公司历年签订的?#38469;?#21171;务派遣合同,与?#34892;?#19981;存在劳动关系。法?#21644;?#26679;只认可?#35757;?#20247;多要求之中的单一项,即中房公司未为其办理解除合同的证明与档案,致使蒲在2011年7月到2012年11月期间不能重新就业,损失15528万元(案件11)。

  这样,两个工人都在工作了将近20年之后,在?#35757;街心?#30340;人生阶段,突然失业并只获得了十分有限的补偿,而且只是因为中房公司十分恶劣地违反合同法规而未为他们办理必须的解除合同?#20013;?/span>

  (五)陕西汽?#23548;?#22242;与四名工人

  以下的案件同样说明企业是如何使用劳务派遣公司来摆脱其对工人的法定义务的。被告是国企陕西汽?#23548;?#22242;下属的子公司陕西华臻三产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主要业务为汽车与摩托?#23548;?#24037;与制造,员工约900人(“陕西华臻三产工贸有限责任公司?#20445;?016)。周喜全(1957年出生),(记录中明确注明是)农民,法院做出裁判时47岁,从2006年到2011年在该公司无合同工作。2010年5月,华臻公司让他与宝鸡伯乐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签订劳务派遣合同。周说华臻公司一名叫李春红的职员对他解释说,签订合同后公司会为他交纳各种社保费,但如果不签,他将会失去此份工作。他最终签了,虽然公司根本就没有让他看合同。之后,伯乐公司确实为他交了社保费,但只交了几个月。2011年7月,周被伯乐公司不经协商单方解除合同。

  法院认定,周喜全确实与华臻公司建立了事实劳动关系,但是,一旦与伯乐公司签订了劳务派遣合同,他“与被告公司(华臻公司)的劳动关系便自行解除”。法院解释说,这是因为“劳动关系的排他性?#20445;?#21482;可能是单一种关系。法院还说明,他是在2010年5月和华臻公司签订劳务派遣合同的,但他在2011年11月才向仲裁委提出申请,已经超过一年的期限。据此,法院驳回了他的要求。这样,此位47岁的农民工,在与华臻公司建立了事实劳动关系并为其工作了五年之后,就此失去了工作。

  其他三个案件的情节与此基本相似,原告也?#38469;?#20892;民身份的工人。陈建军(1968年出生),从2005年开始在华臻公司工作;朱江涛(1977年出生),从2007年开始工作;李刚刚(1980年出生),也从2007年开始。他们都与华臻公司建立了事实劳动关系,但在2010年5月都被该公司的李春红逼迫诱引签订了劳务派遣合同。他们都希望确立自?#27827;?#21326;臻公司的事实劳动关系,但都被法院认定为劳务派遣工。他们的要求全都被驳回(案件13、案件14、案件15)。

  (六)烟台市公交集团与大客?#23548;?#39542;员

  最后一个案例是烟台市公交集团与其一名(公共)大客?#23548;?#39542;员间的争执。?#21592;?#26159;由永德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派遣到烟台市公交集团(以下简称?#25226;?#21488;公交?#20445;?#24037;作的,其合同期是2008年11月到2011年6月。其后,?#21592;?#27704;德公司(不经协商而)解除合同。赵先向仲裁委申请仲裁,被拒绝后起诉,要求烟台公交给他补支周六周日的休息日加班费,以及假日工作工资,共27770元,外加单方终止合同的经济补偿。

  法院判决,?#21592;?#30340;合法关系在永德公司,而不是烟台公交。后者已从烟台市政府获准“实行不定时工作制?#20445;?#24182;与永德公司签订了协议。因此,赵无疑是处于劳务关系下的派遣工而不属于正式的劳动关系。据此,法院驳回了赵的要求。

  (七)劳务派遣和派遣公司的含义

  以上16起案件说明的关于劳务派遣的基本含义是比较清楚的:某些大型的国企,包括我们?#38469;?#24713;的一些大公司,早已把其部分工人身份改为劳务派遣公司派来的派遣工,包括东方航空的水电维修工人、中石油的采油工、中交一航局的罐?#23548;?#39542;员、中国银行的驾驶员、陕西汽?#23548;?#22242;的农民工,以及烟台公交的大客?#23548;?#39542;员。那样一来,企业把自身从“用人单位”改为“只用工、不用人”的单位,成功地免除了自身对工人的法定义务。以上所有的工人起诉要求未签订合同工作的双倍工资以及被解除合同的经济补偿全都被法院根据劳务派遣法律驳回。

  我们也要注意到,这些工人虽然?#38469;?#27604;?#31995;?#23618;的员工,但不仅仅是无?#38469;?#30340;体力劳动者?#26680;?#20204;包括?#38469;?#24037;人,如采油工(是上了中石油自设的技校和在“转正”前当了一年实习工的工人),也包括水电维修工人、罐?#23548;?#39542;员、长期的驾驶员,以及公交大客?#23548;?#39542;员。

  之前,“劳务派遣”一词曾经被用于国家派遣到在华外国人?#19968;?#21333;位工作(一定程度上涉及国家安全)的工人。后来在世纪之交?#30452;?#29992;于国家设立的、为下岗工人?#25165;?#20877;就业机构的名称。直到2007年的《劳动合同法》才被用于“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人,被置于(与其?#23548;?#30340;雇用企业)非正规的“劳务关系?#20445;?#32780;不是正规的“劳动关系”之下。我们看到,这些企业广泛把劳务派遣范畴不仅用于临时性工人,也用于长期的全职工人。可?#32422;?#24471;,劳务派遣工其实是“非正规经济”——少有或没有法律保护、少有或没有社保的——最新一轮的扩展(见黄宗智,2013:60;亦见黄宗智,2017,以及Huang, 2013,2017)。

  最后,大连劳务派遣提醒我们还要注意到,新法律在理论层面上依赖的主要是合同法理。在它之前的(改革期间的)1994年《劳动法》,主要关注的仍然?#36963;?#19994;工人相对管理方的保护,诸如合理的工作时间以及加班和休息日与假日工作应有的报酬、有尊严和安全的工作环?#22330;?#19981;被非法解雇、医疗和养老保险、对妇女和未成年工人的特殊保护等。在劳动法律中,合同原理只起到较为有限的作用:1994年的《劳动法》在第12章中,只用一章来列出关乎合同的条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1994)。2007年的《劳动合同法》则不同,一如其标题所表明,是以合同逻辑来组织和主宰的劳动法律。其基本逻辑已从原先的保护弱势的工人(相对企业管理方)改为合同法理。而劳务派遣合同乃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23548;市?#26524;是借助派遣中介公司把企业本身置于劳动法律保护适用范围之外,使企业成为“只用工、不用人”的单位,不必负担对其工人的法定义务。

  在劳务派遣的法律范畴外,另一个重要因素是被相当普遍采用的“霸王合同”“惯习?#20445;?#34987;雇者多在签订合同前几分钟或最多几小时才会看到合同的文本,甚至根本就看不到合同,在那样的情况下,不言而喻的是,合同是没得商议的),也是导?#24459;?#36848;情况的一个原因。尽管雇用单位与被雇者之间?#23548;?#19978;多存在不对等的权力关系,理论上合同是在市场经济中,由权力对等关系的实体之间自愿签订的协议。《劳动合同法》正是凭借那样的逻辑来重组工作关系(下面还要?#33268;郟?#25105;们已经看到,它是怎样把企业与工人的关系重新定义为劳务派遣公司与(跟其签订合同的)工人之间的关系。


相关标签:大连劳务派遣

在线客服
分享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21482;?#21495;码
国际米兰阵容对都灵
微信红包大小单双玩法骗局 排九牌大小顺序口诀 注册免费送体验金网站 快乐扑克计划软件 三分pk10计划网页 后二直选平投稳赚技巧 来几局百人牛牛有规律不 快3大小单双技巧软件 赌龙虎稳赢法 星光彩票开户 庄家克星时时彩 云南时时投注站 赛车pk10定位技巧 pk10彩票是合法的吗 排列5怎么买复式投注 鹿岛鹿角